劣質浪漫偷懒中

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


最近也比较忙,所以candy trap一直拖了很久,十分抱歉


想知道如果写好的话能发吗?还是要等这段时间过了再发,毕竟candy trap下是一定有🔞的

期待大家

DCXY red:




“吱啦——”




林间的小木屋被推开了,一眼望去尽是漆黑。




白皙的少年被禁锢在欲望里面,你伸出手,便能触碰进那一汪春水。




禁锢的锁链,为你们的爱情带来趣味,在你耳畔的喘息声,那是世上最美的乐章。 
 
 
柔软细腻的肌肤,窒息却又充满无穷快感,你问我那是什么感觉? 
 
 
嘘,那是,溺海的感觉。 
 
 
 
 
在这一年一度的节日,我们邀请了21位老师与您共赴这场单身派对。 






以下为参与写手名单


由于部分词语太过敏感,关键词请参考海报。


 




 
11.11




@一罐蜜桃汽水 


文章名:《Uranus's Dream》 




 


11.12




@蔡哼唧太有钱了


文章名:《舟渡弥修》


 


 
11.13




@沉迷新鲜事物无法成长 


文章名:《清道夫》 
 


 
11.14


 


@二九不十八 


文章名:《死境衍生》 
 


 
11.15




@关山寒 


文章名:《dictate》 
 
 
 
11.16




@恋爱专家 


文章名:《父禽》 
 
 
 
11.17




@栗子松饼 


文章名:《清酒浊夜》 
 
 
 


11.18




@Rayboii 


文章名:《空》 
 
 


11.19


 


@黄瓜克克克🥒 


文章名:《红色气球》 
 




11.20




@一罐椰奶 


文章名:《0°rose》


 
 
 
11.21




@小贾本贾 


文章名:《蝴蝶心事》 
 
 
 
11.22




@爱神偷渡 


文章名:《盛情难却》






11.23




神秘车神[代发]


文章名:《The vampire love》 




 
11.24




@阿清_2777 


文章名:《合理意外》




 


11.25




@橘味小葵 


文章名:《Redemption》


 
 
 
11.26


 


@Dayaa 


文章名:《欲海慈航》 


 
 
 
11.27




@懒惰中的Matcha团子酥 


文章名:《Lion Heart》 
 
 
 


11.28


 


@奇爱 


文章名:《都怪你》


 



11.29


 


@劣質浪漫偷懒中 


文章名:《朦胧难辨》 
 
 
 


11.30




@焦糖布蕾 


文章名:《花漾甜心》 
 
 
 
 
12.01




@橙子味的草莓棉花糖 


文章名:《重金求子》 
 
 
 
 
 
 
1111到1201,心动21天,为您带来最炙热的感官体验,我们不见不散。 
 
 






策划:Dcxy red
海报:蔡哼唧明天有钱 二九不十八
文案:二九不十八
 
 



“别的小朋友都被麻麻接走了,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我不要跟你回家了!”

微博好冷清无聊,希望大家能来找我玩呀

【夏末冰茶】凉日


- 第一人称 慎入

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写得很烂,不许骂我




太阳很毒,明晃晃的像个火球挂在天上,像要把整个世界都烧成浆糊,手中的棉花糖不堪折磨融化出了丝丝黏腻的糖渣,我迎着刺眼的太阳对视了会儿,晃眼的厉害,但丝毫没觉得热,我拿手揉了揉眼,看着眼前欢欣雀跃蹦来蹦去的小孩。


黄明昊开心极了,肉嘟嘟的小脸笑的好看,手舞足蹈的这边瞧瞧,那边也看看,好像这是些他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叽叽喳喳的拉着我和他一起欣赏,趁我不注意拿起兔耳朵发饰就往我脑袋上扣,一副得意洋洋的臭屁样子,看着又可爱又欠揍的。


我早已习惯他孩子心性,不再是早些年前他对我做什么坏事我必要加倍还回去的时日,以前我们总爱分出个胜负,不论谈爱还是度日都像一场比赛。他觉得我对他不在意不上心,就会刻意冷落我几分,我反感他没心没肺总黏着别人亲昵嬉笑,自然也会幼稚的刻意当着他的面和队友打闹报复。如此有来有回暗自较劲,何谈甜头,最多是获得一时报复的快感,搞得两败俱伤倒是实实在在的。


我们明明互相深爱,好像磨平棱角又是很难的事,像步履维艰的两只刺猬,紧紧拥抱的同时渡过去伤人的刺,遍体鳞伤却都不愿松手,彼此依靠着走在我们爱情的独木桥。


他又在调皮,我弯着眼睛任他闹,等他闹累的空隙就横手把他捞进怀里,强硬的在他脸上偷口香才餍足,好像这样才是对他的反击,讨回一点男人幼稚的自尊心。


他推着我肩膀不走心躲避突如其来的索吻,仰头咯咯咯笑的很大声,又很识时务乖巧的在我脸上亲来亲去,直到我满脸都是棉花糖味的口水才罢休,我抱着他,可能抱着一朵云,又好像抱着一团雾,怀里满当当的充实,心却不知因何而起的恍惚,好像这朵云下一秒就要从怀里飘到天上去,噼里啪啦,化成淅淅沥沥的雨滴把我彻底淋湿。


圈着他腰的手臂紧了紧,好像死死抱住他我才能换来踏实和心安。他没察觉到我这点莫名的小情绪,兴奋的掏出手机留下很多冒着粉红色泡泡的自拍,手指在屏幕上噼里啪啦两三下挑出最暧昧的一张设为锁屏,双手献宝似的捧给我看,圆滚滚的星星眼眨巴眨巴,一脸乖孩子要奖励的表情。不予置否,真他妈的可爱,我对他这套一向没招,忍住在光天化日下把他亲个痛快的冲动,被黄明昊轻易讨好的破了例,奖励他多吃了一个冰淇淋。


黄明昊真好哄,在冬天一杯热乎乎的关东煮就能让他眉开眼笑,现在一个奶油甜筒就能让他满足,他笑的很大声,开心的大声喊着范丞丞范丞丞我好爱你啊,张开双臂要冲过来和我拥抱,我拿着冰淇凌朝他走过去,没忘了今天约会的重要目的,手在裤子口袋里紧张的把戒指盒摸了一遍又一遍,琢磨着什么时候该单膝跪地才会再浪漫一点,哄的他更开心。


可惜买支冰淇凌的路程太短,不容我想出个答案,此刻才觉得粉丝们经常在网上说我是呆头鹅也不是没理由,精心策划的惊喜早被我这木鱼脑袋抛诸脑后,我目不转睛看着他吃冰淇凌的侧脸,觉得再拖下去可能最后那点勇气都会被时间消磨殆尽。


我尽力稳下心神,吞了口口水试图压下要从喉咙里跳出来的心脏,动作大抵磕磕巴巴的,僵硬的掏出口袋里的戒指,学着电视剧男主角演的那样,在他面前单膝下跪,再缓缓亮出方盒中特意订制的精致对戒给他看。


这戒指是我特意找人订制的,小巧的内环刻着我们彼此的名字缩写,精致又漂亮,我打赌他会很喜欢。


我实在太紧张了,花瓶碎掉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开,尖锐的噪音像利刃一般划破了我的耳膜,居然吵的四肢百骸都隐隐作痛,心跳一声大过一声,咚咚咚的撞着胸口。我忽略掉不适,心无旁骛的注视着他,表面应该装的很冷静,其实内心早已风起云涌,紧张之余居然还有心情祈祷我紧张到发抖的手不要被他发现,被这臭小子注意到的话以后肯定又要拿这事儿嘲笑我好一阵。


他手上还举着甜筒,在原地傻乎乎的看着两枚对戒发愣。我看着他眼圈和鼻尖逐渐发红,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爱好爱他。


我们一起走了蜿蜒又曲折的路,这路半点也不通畅,甚至称得上坎坷,从前还都是青涩的恋爱初学者,磅礴爱意从来不懂得压抑,一定要完完全全宣泄给对方,让他感受到才行。不敢在房间以外的场合牵手,就从行程中挤出时间用来拥抱,红眼航班落地后宝贵的两小时不够缠绵,就尽力地在黑压压的房间里接吻,做x爱,衣扣解开落了满地没空整理,从踏进门的第一刻起就必须要纾缓快让人抓狂的想念。


偶尔合体舞台上亲密互动都是思念作祟,我很会找机会,在其他队友做游戏的空隙蹭过去,偷偷摸他的头,或者拍两下又软又翘的屁股过过手瘾,他这时就会很欠揍,故意皱着张小脸做出一脸嫌弃的表情,我装凶的瞪他一眼,他又朝我得意洋洋的笑。他清楚的知道我在舞台上拿他没辙,就嚣张得很,不跟我多话却找其他队友聊的火热,等下了台就要被恶狠狠的我拽住尾巴,耷拉着眼皮可怜巴巴地装委屈撒娇,拖着又软又黏的语调,说丞丞丞丞我错啦,以后在舞台上一定给足你面子。


我也很好打发,只在人腰上多揉两把,或者一枚香吻主动贴上来就能把先前的怒意忘了干净,他倒也能装出知错的样子,但下次在舞台上依旧我行我素。


合体即有糖是因为实在太过想念,cp粉又乐意品尝这些半分真假的甜蜜,既然双方都能获得快乐和满足,那又何乐而不为。以至于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在微博高举34大旗,甚至轻易就能拿下榜一头衔,我才还有些讶异和好像要被揭露罪行的慌乱。


不知道粉丝们是否能看出我们的真真假假,可我这人从小养尊处优,心不是一般的大,心虚倒也能把脊椎挺直,有什么可担心的,我这么安慰着自己,被扒出点小料也能借着兄弟情掩盖过去,说不准还能借机炒作吸引更多人气,也是种双赢。


到后来我却不这么想了,我想在一夜之间长大,想成为肩膀宽厚可以依靠的男人。


深夜宣泄过想念的大床,黄明昊的呼吸在耳边起伏,想必睡的很安稳,我平静的搂着他,月光照进我的眼睛里,模模糊糊的想法从脑中成型。


有调皮的食梦貘藏进深夜的暗涌,它在吃掉美梦的同时用爪子捣乱,搅和的失眠者都被漩涡卷到湖水深处,我的脑子像盛满了沙粒,压的头脑沉沉胸口也沉沉,又失了重被引力提在空中,这患得患失的感觉实在不好受,我不由自主地把黄明昊往怀里紧了紧,他睡的很浅,迷迷糊糊的睁眼问我怎么了,我不语,只低头抱着他接吻,盛满酸涩氧气的热气球被他戳开了一个小口,我终于能稳稳当当的安全着陆。


我不想也让他在空中漂浮,我想给他一个家,也给自己一个家。


不顾公司反对执意公开的那段时间可以说是我们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光,粉丝能接受舞台表演出的虚情假意,可放在舞台下又是另一回事,同性恋这三字如同一道惊雷,炸翻了平静池水,鱼儿该逃的逃,翻肚的翻肚,四散而逃,指指点点的小动作充斥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在我们身上割下一道道无形的伤疤。


我们俨然忘记了世界的警告,后续接踵而来的打压让人喘不过气,我们在窒息中互相拥抱,取暖,渡去对方生存必需的氧气,那段受网络非议的日子持续了太久,好像从未有过好天气,阴阴沉沉,让人不想深
忆。


回家的路程足够隐蔽,我们没预料到车库有私生蹲点,面目狰狞的女孩不知从哪里冲出来,手里拿着鸡蛋,毫无预兆的朝黄明昊狠狠砸过去,时间像被谁暂停,每一帧都被减速放成了慢动作,我眼睁睁的看着鸡蛋重重磕在他光洁的额头上,透明的黏液顺着被我亲吻过无数遍的脸往下流,他被吓到往后退了两步,我先一步冲上去钳制住女孩,生怕她再做出什么危险举动,黄明昊这么瘦弱,可别被鸡蛋砸碎了。


女孩细长的指甲在挣扎中划破我的手臂,她声嘶力竭的尖叫哭喊,黄明昊你怎么不去死,范丞丞,你也该去死。


我认得她的脸,是常来接送机的一位粉丝,偶尔我也会拆开她红着脸递来的信,信的内容我早不记得,留下的印象是这一笔一划下蕴藏的温柔细腻,沉甸甸的爱连同信纸被妥帖收进信封,轻轻递进我手里是独属于女孩的蕙质兰心。


此刻的女孩与以前天差地别,两种情绪的极端让人实在难以把她害羞笑着的脸联想在一起,我看着她在我面前歇斯底里,不合时宜有了疑问。


爱真的让人疯狂吗。



黄明昊一声没吭,等进了家门才转过身来,眼眶红红的看着我,我哪受得了他这幅样子,把人拽进怀里埋在自己胸口,他抱我很紧,哭得很厉害,眼泪把我整片衣襟都沾湿,我好心疼,又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后知后觉的反省起自己过分的理想主义,我太幼稚,把事情想得过分轻松,连累的黄明昊和我一起受罪,不可置否,我动摇了,动摇黄明昊会不会在半途中撒手,我不后悔,可我怕黄明昊后悔,他从来都是走在花丛中备受宠爱的小王子,前途本该一片明朗,却意外和我相爱,难舍难分,掉进了又深又脏的泥沼。


我把他又湿又热的脸从怀里捞出来,粘着残留蛋清的刘海被我拨至耳后,露出一双波光粼粼的眼睛,他哭的喘不过气,胸口上下起伏,调整呼吸打着哭嗝茫然的看着我。


我猜是有荆棘沿着心脏脉络开在嗓子里,每个字滚过喉咙一遍,牵连着胸口都隐隐作痛。


我问他,黄明昊,你后悔吗


黄明昊愣着看我,刚止住的眼泪顿时肉眼可见的蓄满了眼眶,我快溺进去,匆匆转移了视线,他慌张的把我脸扳正,眼泪好大颗的往下滴也顾不得擦,只是无措的搂着我脖子,被泪水浸过的嘴巴又湿又咸,他好像被无声的大雨淋湿了,慌张的扑过来索吻,脆弱又易碎的模样是我从未见过的,他的抽噎在我耳边被无限放大,我仿佛能听到深不见底的胆怯,他说范丞丞你不要放开我,我爱你,我好爱你,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松开我。


我疯了,粗暴的按着他脑袋接吻,没有做前戏就把他扒的一干二净狠狠往里插,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像塞满了春天飘在空气中的柳絮,他应该很疼,手指甲都掐进我的皮肤里,我吻过他受了伤的额角,一遍遍的在他耳边说我爱你,你永远都别想再离开我,他还在哭,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就用紧紧的拥抱来回答我。


爱真的让人疯狂吗?
我想是的。



后来我们选择销声匿迹,窝在家里靠着外卖来解决一日三餐,秉承着眼不见心不烦的理念卸载掉微博,没事看看书打打游戏,日子虽然无趣,但有彼此就不算烦闷。


数不清过了有多少天,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我被经纪人的无敌连环call吵得头疼才懒洋洋的接通,电话那头的他沉默许久,深深的叹口气,只平静的丢下一句让我看微博就断了线。


我犹豫着重新下了微博,有些紧张,说不胆怯是假的,黄明昊听到动静也好奇的凑过来,可能是我手抖得有点明显,他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说没事的,我看着他的笑容,才有了勇气点开许久没见的黄色图标。


私信评论和往常一样是999+,我刷新了关注列表,第一条动态出自我威严的姐姐,她艾特了我和黄明昊,文案只有一个tag。


#皇权富贵回来吧#


我不可置信点开热搜榜,发现往常挂着的 #皇权富贵同性恋滚出娱乐圈# 不知在何时变成 #皇权富贵回来吧#,我手抖的更厉害了,身边的黄明昊没比我好多少,我甚至能感受到他整个身子都在颤,于是我只好拉着他的手十指相扣,又扭头看他,在四目交汇的同时彼此傻笑起来,下一秒拥抱着潸然落泪。


太阳从天边升起来,透过窗缝落在紧紧拥抱的我们身上,我们不用再继续藏在阴影里。

黑夜终于过去了。


cp粉好像一夜之间回来了,唯粉的态度也从谩骂转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姐姐和家人不反对也不表示支持,队友会拍拍我们的肩膀给予鼓励。


这是我们收获到的全部善意,是我们光明正大相爱的底气。


深夜在心里萌生的愿望终于有机会实现,我有能力给他一个家了。


所以我此刻单膝跪地,问他,黄明昊,你愿意这辈子都和我在一起吗。


黄明昊好像又要哭了,他是深海里的美人鱼吗,就算掉眼泪也显得漂亮又珍贵。我下意识想哄他,可是喉咙里像塞满了棉絮,讲不出话。


视线里白皙的小臂在烈日的灼烧下几乎要反光,那团笑容和冰淇凌乱糟糟的搅合在一起,今天的太阳真的很毒,毒到身边的景色全都如雪花消融,只留下充满爱意等着我疼的黄明昊。


他抹了把眼角,声音带着哭腔,说我愿意。


我愿意,整个世界都回荡着这声我愿意。


我突然惊醒,揉了揉眼睛适应一片黑暗,突然分不清前先的甜蜜是梦还是现实,我扭扭头,黄明昊在床边静静地坐着,看到我睡醒就凑过来抱,似乎是看穿了我的想法,黏黏糊糊的拉着我的大手十指相扣,闭着眼虔诚的亲吻彼此手指上的对戒。


看到彼此手上的情侣对戒后才安心,我抱着他,享受此刻的温存,而后是席卷而来的困意,便在他耳边嘟囔着再睡一会儿,黄明昊的身子明显一僵,他从我怀里挣扎出去,双手扯着我的脸颊,说不许再睡了。


我好疲惫地抬起眼皮看他,说怎么了,大半夜的怎么还不让人睡觉啊,臭小子。


他望进我眼睛,郑重的摇了摇头,说天马上就要亮了,你不要睡了。


我支起脑袋看了看窗外黑压压的天,又把头埋进枕头里,嘴没闲着和他插科打诨,说别闹,快来陪老公睡觉。


黄明昊今天好不听话,没乖乖钻进我怀里一起睡觉不说,还一反常态地在我耳边说了好多莫名其妙无厘头的话。


他说范丞丞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每天一日三餐都点外卖,我愿意跟着你吃外卖不代表别人也愿意跟着你吃,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跟着你吃那几样外卖都要吃吐啦。


你以后可千万不能忘了我,就算遇到比我更可爱更帅气的人也不能忘了我,我是不是很自私,你记得我你会好伤心,可你忘记我我又会很难过。


我察觉到他的哀伤,像暴风雨前的宁静,每个字都把我的困意砸散,我皱着眉头坐起来看他,黑压压的房间里我能清楚看清他的脸,他的眼睛蕴了点光,藏了一汪泪。


我知道他是爱我的,没有胡思乱想,轻轻的抱着他,温柔的问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抽噎两下,再也抑制不住哭的好凶,我耐心的拍着他的背帮他顺气,正欲再次开口询问却被打断,接下来的话甚至让我觉得自己产生了幻听。


他双眼哭到红肿,对我的话仿若未闻,明明还温顺的在我怀里蜷成一团,嘴巴却截然相反,活像只落水还亮出爪子不准人救命的猫咪。他说范丞丞你忘了我吧,我不能再继续陪你了,我们要分开了。


我在人脊背轻抚的手顿住了,有些一头雾水,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分开,你不爱我了吗,你要离开我了吗。


黄明昊沉默了片刻,又抱我更紧,我从没见过他哭的这样惨烈,眼泪像昨晚刚下的大雨,一颗连一颗啪嗒啪嗒砸下来,好像下一秒就能晕在我怀里。手死死拽着我衣领,骨节都泛白,语气里带着我听不懂的绝望和祈求,他说我爱你,我好不想离开你,你不要忘了我好不好,我好想跟你走。


太阳穴突突跳起来,房间明明很温暖,我的手脚却漫上一股不知从何而起的凉意,他在我怀里颤抖,眼睛红红鼻子也红红,手臂紧紧缠上我脖子,像要被主人抛弃的小兔子,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悲伤和无望。


我怎么会抛弃他呢,我恨不得占有他的每时每刻,又如何放的下这份爱独自前行。我甚至觉得我们的生命是相融的,冥冥中有什么把我们扣在一起,他生下来就该和我相爱,只要他还爱我,就不会有什么把我们分开。


天边泛起鱼肚白,是太阳升起来了,黄明昊还在我怀里颤抖着,被光芒笼罩的一刻瑟缩了一下,局促的停止了哭泣,好像清晨的光会把他灼伤,他擦了把脸,轻轻吻过我的嘴唇,很认真看着我,对我说我爱你。


我想说我也爱你,我不会离开你,可我好像忘了要怎么发音,张张嘴巴吐不出一个字,喉咙里有蝴蝶在扑腾来扑腾去。


太阳越升越高,白色的光找准了我的眼睛往里刺,硬生生的疼,我不可抗力的闭上眼睛,脑子吵吵闹闹一片混乱,心神慌乱抱紧怀里的温度,好像有成群的黄雀在我耳边叽叽喳喳,吵得我连黄明昊的话都听不清。


他又哭的很大声,那哭声几乎是撕心裂肺,我的眼皮酝出一片白,双手垂下去使不上力,我好想抱紧他,好想告诉他我不会离开你,你去哪里我跟到哪里。


但是我根本讲不出话,这句诺言也无法传达给他,今天的光怎么这么具有杀伤力,我担心黄明昊也觉得刺眼,好想护住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可我用尽力气也抬不起胳膊,只是轻轻的动了动手指。


我想,等这阵诡异的光散去后,我一定要告诉黄明昊我很爱他。


耳鸣逐渐散去,眼前的光也变得柔和,我的眼皮像是有千斤重,浑身止不住的酸痛,我艰难地睁开眼,入目是一片天花板的僵白,怀里也没有了黄明昊。


黄明昊在哪啊?我还有话没跟他说完呢,他怎么不见了?他在跟我闹脾气吗?我还没有哄好他,他怎么就从我面前跑掉了?


队友激动的朝病房外边跑边喊医生,我顿时意识到什么,瞳孔不受控制的疯狂颤抖,浑身细胞都叫嚣着不安,我没有抬手的力气,就小幅度低头往手上看了一眼。


没有对戒,没有黄明昊轻柔的吻,除了手背扎着的针头,什么都没有。


窗外明媚的阳光洒进来,我躺在病床上,努力地回忆起先前发生的事,脑袋一阵阵钝痛。


沾血的西装裤口袋里,还安静的躺着两枚对戒。






祝大家九月事事遂心,下一位写手@蔡哼唧很有钱 


见者有缘


一篇权贵速打车,无比短小



短小的过分所以发图,链接放评论